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宣武门铁门胡同:外地人住进北京大杂院

2013年09月18日

说起宣武门外椿树街地区,现在的北京人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它了。但要提到SOGO崇光百货,提到富卓、椿树园等高档小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当年,这里是北京人口最密集的地区,胡同就有几十条。
 
宣武门铁门胡同:外地人住进北京大杂院[墙根网]
 
宣武门铁门胡同:外地人住进北京大杂院[墙根网]
 
宣武门铁门胡同:外地人住进北京大杂院[墙根网]
现在的宣武门外椿树街社区也仅剩下三个半条的胡同——铁门胡同、西草厂胡同和棉花胡同。走进这处面积为9万多平方米的平房区内,如今很难找到几户老北京了。操着东北、河南、安徽等各地方言的租户,经营着废品、电动车、小餐馆,还有说不上从事什么职业人们,聚集在这一区域内,艰难地生活着……
“我要不开口,这里哪还听得到北京话呀”
从SOGO向南,马路东侧就能看到西草厂胡同的大牌子。东西向的西草厂路,路北是高档社区,路南的平房区边上有很多小店,难以计数。铁门胡同就在西草厂路的西口,说是胡同,其实只剩下了北边半条。拐进胡同,破旧的的院门一个挨着一个,胡同边上摆着电动车,凉着被子,堆着砖头、沙土,胡同南头还有个废品回收站,说是回收站,其是跟垃圾站差不多。
站在周边大楼的楼顶俯视这片平房区,连片的平房房顶,让人几乎已经看不到地面了。200多米长的胡同里,零乱不堪,很难想像当年这里是梨园行的聚集地,胡同南头的施愚山故居曾是科考举子进京应试时暂住的“高级会所”。
“如今全都破败了,你看房顶上全是野草,故居成了大杂院。”在大院门口晒太阳的袁老爷子开口说着,这才让记者找到了一位地道的北京人。
袁老爷子今年81岁,16岁搬到这个院里,一住就是65年。
“你看看,现在这胡同里哪还看得见北京人呀!全都疏解出去了,没疏解走的,有条件的也都到儿女家去住了,剩下来的也就十几户。”袁老爷子说,“现半条胡同里住着至少100多户,大多是外地进京打工的,像故居院内就住了十多户,有的一个床位就算是一户,比当年大杂院里的北京人还多。我要不开口,这里哪还听得到北京话呀!”
说着,一个推小推车的人走过来,一聊是河北邯郸的,来这附近的建筑工地打工,也在附近租了房。
“别看这半条胡同,可挺热闹,餐馆、小商店、回收站一应俱全,全是外地人在经营。剩下的几户老北京,都是没有地方去的老年人。”袁老爷子说,旁边的西草厂胡同、山西巷胡同的情况也差不多。几百户住户中,北京老户只占了10%。
“院里小房越盖越多,住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大杂院的平房户疏解出去,人应该少了?可不是,人反而多了。看看我们院就知道了,连个道儿都没了,全加盖了小房出租了,连厨房都放张床租。现在紧张的连一间小房都租不到。”住在6号院的穆林(化名)老先生说。
走进6号院,可谓“曲径通幽”,院内的小道不到1米宽,接出来的小棚子一个连一个,已分不清哪些是老房了。有些小棚高不足1.5米,长宽都不过2米,仅能放下一张单人床,也被出租了。
穆老是上世纪50年代搬到铁门胡同的。他说,这里都是平房区,人口密集。铁门胡同最多时住了几百户。“就说6号院,最早是一户姓纪的人家的私房。到我搬来时,已住了11户,不过当年都是老北京,街坊邻居串个门,可热闹了。可从上世纪末开始,老朋友们都陆续搬走了,现在院里住了14户,老人就剩我一家。”
穆老还记得,院里最早搬进来租房的是河北的,在胡同口开了个餐馆。但他们租房不是自己住,而是再出租给建筑工地当宿舍,一间小平房里住了十七八个人。后来,居委会进行了干预,才好了一些。“可院里的小房却越盖越多,住进来的外地人也越来越多了。”
穆老回忆,周边最早人口疏解是在上世纪90年代,先建了椿树园,然后有了SOGO,现在又有了富卓。可围绕着这些现代大楼,进来的人口也多了。现在这里真是一房难租,因为这里房租便宜,七八平方米,一个月几百元。胡同南头的回收站被河南人承租了,河南人又把站内的房腾出一部分出租了,结果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前两天,我们家修房,想在胡同周围租个平房临时住几个月,可就是租不到。”
“人口疏解到底是增加了人口,还是减少了人口呢”
铁门胡同里的很多新居民都在附近打工,有在沃尔玛超市的,有开小餐馆的,也有靠捡破烂为生的……
昨天下午4点多,记者在6号院的前院看到一对河南夫妇正在小平房里做饭。他们不是给自己做,而是给附近的一个工地上的工人做晚餐。小平房内除了灶台,就是几口大锅,装着米饭和两样青菜。屋内黑咕隆咚的,全是油烟和油泥,夫妇俩头也不抬地忙着。
他们告诉记者,“租这间小房子就是为了给附近工地做饭,一天要做午餐和晚餐两顿,每顿供几十人。”他们自己在椿树街的一栋居民楼租了个地下室,每月花几百元租金,就是每晚睡一觉。
说到在北京的生活,两人只是笑了笑说,“总比在农村强”。他们家乡一个村就出来20多户到北京打工,大多集中在玉泉营地区。
6号院里,除了穆老和河南人一家在,其他12户人家都外出打工了。“这些外地人也挺辛苦的,每天起早贪黑。早晨5点多我们还睡着,他们就起来干活了,晚上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穆老爷子说。
穆老说,“疏解人口,缓解北京城内的压力,我们都挺支持的。我们搬出去没关系,可不能理解的是,我们倒是出去了,但进来的人更多,还都不是当地人。那人口疏解到底是增加了人口,还是减少了人口呢?”
新闻链接
西城区历史文化保护区多,人口密度高,大杂院多,居民生活条件差,房屋年久失修,隐患多。保护区居民的生活质量已经跟不上西城发展的步伐。从2011年开始,西城区启动人口疏散的前期调研工作,拟定在共6片区域实施人口疏散,在昌平回龙观、房山长阳、丰台张仪村以及大兴旧宫和海户村5地建设250万平方米的对接安置房项目,至少可对接7.5万人口。
推荐阅读

铁门胡同因酱菜名扬在外

提起铁门胡同,老北京绝不会陌生,自明清就存在,在清乾隆时期出版的京师街巷图中就清楚地标示着在菜市口东侧路北第一条南北走向、略向东偏斜,不太长的一条胡同——这就是铁门胡同。   说它知名,自然有多种缘由,其中一个...[详细]

铁门胡同:书声不敌市声喧

 铁门胡同是城南一条不被人重视却是非常值得一走的老胡同。在明代,铁门胡同一带是养虎训熊喂鹰之地,其附近遂有了虎坊桥、喂鹰胡同(今未缨胡同)等地名。清人《箕城杂缀》中说:虎坊桥“其西有铁门,前朝虎圈地也”。铁门就是...[详细]

铁门胡同

提起铁门胡同,老北京绝不会陌生,自明清就存在,在清乾隆时期出版的京师街巷图中就清楚地标示着在菜市口东侧路北第一条南北走向、略向东偏斜,不太长的一条胡同——这就是铁门胡同。 说它知名,自然有多种缘由,其中一...[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