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您知道老北京话里“鸡子儿”与“鸡蛋”的区别吗?

2016年01月08日

您知道老北京话里“鸡子儿”与“鸡蛋”的区别吗?[墙根网]
我小时候是把鸡蛋叫作鸡子(读儿音)的,不但我这么叫,家里人也这么叫。想吃炒鸡蛋了,大人们会说今天炒俩鸡子吃吧。过生日那天家长也会说,今天你得听话,待会儿给你煮个鸡子吃。
但也有不这么叫的,我有个同学家住礼士胡同中科院宿舍,他们全家都管鸡子叫鸡蛋。
许是从小叫惯了,再加年龄小没那么多意识,我从未想过鸡子和鸡蛋的区别。直到有一天听见两个老太太对话,才注意到这两种不同的叫法。
您知道老北京话里“鸡子儿”与“鸡蛋”的区别吗?[墙根网]
有一次去商店打酱油,听见一个人嚷嚷要买二斤鸡蛋,旁边几个老太太说起了风凉话。一个眄视了那人一眼说,什么鸡蛋鸡蛋的,多难听。另一个接过话茬说,不知道哪儿来的人,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正如老太太所言,柜台前排队的人都说买鸡子,只有他一个人说买鸡蛋。柜台后面墙上贴的价格表,也写着鸡子每斤多少钱。
从此,为什么有人叫鸡子有人叫鸡蛋的问题开始困扰我。我也问过好多人,但没有一个人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说来好笑,我真正弄明白鸡蛋叫鸡子的成因是因为上厕所。
文革时期,胡同里一位老街坊被指是漏网地主,红卫兵将他们全家轰回了原籍。这位老街坊不服气,申辩说自己解放前在北京读书,解放后在北京工作,何来的漏网地主?
熬过恐怖的红八月,等红卫兵变成玩主后,老街坊开始上访。好在他把上学时的成绩单和毕业证书保存下来,他父亲(真正的地主)当年在农村乐施好善维下了人缘,村里掌权的又是本家,于是给他开了一份土改时他在外面上学的证明。派出所面对事实无话可说,不得不把他全家迁回了北京。
得知此事后我开始对这位老街坊刮目相看,觉得他有文化、有胆识,自己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北京人都知道,文革除了革文化的命,还把各家各户的厕所革掉了。不管男女老少,不管大便小便,不管白天黑夜,不管轻重缓急,想解决内急统一去公共厕所。
您知道老北京话里“鸡子儿”与“鸡蛋”的区别吗?[墙根网]
有一次我去厕所,听见老街坊正给别人讲“春寒冻死牛”的来历。他说,春寒冻死的不是牛,而是拗。开春天刚一暖和,有的人急忙把冬衣脱了,换上漂亮的春装。等倒春寒来了气温下降,换春装的人嫌麻烦不想再换回冬衣,拗着脾气不听劝说,自然是挨冻。
老街坊最后下断语说,这句话应该叫“春寒冻死拗”。
其时我已经结束了排泄任务,但为了听最后结果,忍着臭味站在门口没走。
等他出了厕所,我决定向他请教鸡子和鸡蛋的区别。见我向他提问他很高兴,停下脚步先表示对我家的长辈的尊敬,然后解释为什么叫鸡子。
由于北京是明清两代的首都,所以太监(老公)很多。大家知道,太监与常人不同之处是失去了男性生殖器,生殖器在老百姓嘴里叫作鸡和蛋,所以太监最恨人说鸡蛋。
有太监的时候太监权势很大,为了避太监之讳不惹事生非,北京人只好把鸡蛋叫作鸡子,为的是避开这个蛋字,并由此延申到连饭菜名也不能出现鸡蛋二字。由于炒熟的鸡蛋颜色近似桂花,桂花别称木樨,于是把肉片炒鸡蛋改称木樨肉,把鸡蛋汤改称木樨汤,把炒鸡蛋改称摊黄菜,连南方来的皮蛋也改称松花。
困扰我几年的疑问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太监在作祟。
写这篇文章时我突然萌生一个想法,如今虽说太监没了,但老公却随处可见。幸亏这些老公的家伙儿齐全,否则又得管鸡蛋叫鸡子了。
推荐阅读

北京探索开课"拯救"老北京话

昨日(5月31日)上午,教育部、国家语委在京发布了《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同时发布了我国第一部地方和城市版的《北京市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一)》(下称《报告》)。据了解,北京版报告将于9月正式出版发行,北京还将探索通过...[详细]

您知道老北京话里“鸡子儿”与“鸡蛋”的区别吗?...

我小时候是把鸡蛋叫作鸡子(读儿音)的,不但我这么叫,家里人也这么叫。想吃炒鸡蛋了,大人们会说今天炒俩鸡子吃吧。过生日那天家长也会说,今天你得听话,待会儿给你煮个鸡子吃。...[详细]

老北京话里的动物们

 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北京的市民,我们在回忆儿时美好时光的时候,还能想起那些现在少见或已经消亡了的小动物朋友们吗?蚂螂、唧鸟儿、户帖儿、老家贼、臭大姐、铡草妞、钱串子、锛打儿木、夜么虎子、蛤蟆骨朵、疤瘌角子、...[详细]

老北京话中读生死

渴望长生,好多人还是陆陆续续走了,谁都没做到——从皇上到贫民。 犹如逛菜市场,买着没买着可心的蔬菜,最终都要家转,候着散市更耽误工夫,且谁也不能给您签一张保票找俩铺保,生意难做,谁还有闲心诗意呢? 北京话言...[详细]

品品北京话

侃   侃与老北京的相声不同, 话语的喻体往往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或自然界里的生物,而是政治术语。所以北京流传民间的政治笑话也最多。多年前《北京晚报》曾刊登讽刺公款吃喝的顺口溜:"广东菜不但干部爱吃,群众也爱...[详细]

老北京话

[老北京话] 爱…不…:习惯联用,两个省略号可换动词与形容词。“爱”在这里不是其本意,与“不”是呼应的关系。该词的意思是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与自己无关,不用去管。如:“爱吃不吃”、“爱来不来”等。 ...[详细]

台湾人把“和”字念成“汗”竟是源于老北京话...

台湾人把“和”字念成“汗”竟是源于老北京话 与台湾人有过接触,或者看过台湾电视新闻或者电视剧的大陆人,无不惊疑地注意到台湾人在用到连词“和”的时候,发音是hàn(四声,音“汗”)。连那位大师李敖在凤凰卫视的《李...[详细]

老北京话的八特点

北京方言除了“儿化”韵,还有哪些特点?这里概括出如下8点:[详细]

说说老北京话(北京方言)

北京话的缺点是啰嗦,著名相声表演大师侯宝林在相声《戏剧与方言》里列举了河南话、上海话、山东话、精炼的北京话和啰嗦的北京土话在同一件事(夜间如厕)上面的实例,结论是河南话最简练,上海话次之,山东话又次之,精练的北京...[详细]

老北京话不单单是“儿化”韵

北京方言除了“儿化”韵,还有哪些特点?[详细]

消失的北京土语

[老北京话] “打了瓦了”、“腰里硬”、“拿翅儿”,这样的北京土语你还知道多少?又有多少人能说出它们的确切含义?“这些北京的土语都快消失了。”从小到大一直生长在北京海淀区六郎庄的退休清洁工魏林海,眼看着自己的语...[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