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的“小脚老太太”

2012年03月01日

  生活中,我是一个有些粗放的人,有一些想改却怎么也改不了的陋习,比如随地乱扔,但只要来到北京,我那些陋习就会自然而然地收敛,除有一些面对“皇城”的敬畏之外,害怕那一群一群无处不在的 “小脚侦缉队老太太”,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一日,一道跟我来北京游玩的朋友在长安街上抽烟乱扔了一个烟头,只见一位臂扎“首都治安志愿者”红色袖标的“小脚老太太”径直走上前来,先是朝朋友深鞠一躬,然后说:“同志,您这样做既不文明不卫生又容易引起火灾。看您也像有身份的人,这可与您的身份不相称啊!”不急不恼的一句话让朋友尴尬无比,一边捡起烟头摁灭送入垃圾桶,一边连连表示:今后再也不随地乱丢烟头了!

  北京,道宽路净,在用相机左拍右摄的过程中,一群一群“小脚老太太”的身影总会闯进取景框。她们有的已身形老态,甚至走起路来重心前倾,身体微颤,但个个精神矍铄,一双眼睛特别有神。她们能在匆匆行走的人群中分辨出,哪些人是贴“牛皮癣”、乱塞广告卡片的,哪些人是想“顺手牵羊”、行为不轨的……事实上,北京街头裹脚的老人早已不见,但市民们仍沿袭这样的称谓,其中的感觉,有些褒奖,也有些亲和。

  在北京的社区内,有很多人都是自愿要求当“社会义务治安员”的。她们不计报酬,每天一大早就准时上街“执行任务”,连吃饭休息都要轮换着来,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小时以上。管理随地吐痰、乱贴广告、小偷小摸、乱摆乱放等等之外,她们还成了北京的“活地图”,遇上问路找人的,总是热情相助……从广州到北京的我有些新奇地询问过好几位志愿者老太太。“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这么认真?”……她们几乎是用同一种语调、同一种神态笑道:“这有什么好奇的哟,我们是在为自己做事嘛!因为家是我们的,社区是我们的,街道是我们的,北京是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呀!”

推荐阅读

北京独有的民间艺术毛猴

“毛猴”是北京独有的靠四味中药材制作的手工艺品。蝉蜕、辛夷、白芨和木通组合,按人的肢体特征粘接成各种形态。2011年底,邱贻生凭一组“黄包车”主题的毛猴,获得了第八届“北京礼物”旅游商品征集大赛银奖。 ...[详细]

贴福字、春联的讲究

每逢春节时张贴春联是老北京民间传统习俗。春联因明太祖朱元璋的大力提倡,得以盛行。他曾于除夕时下谕旨:“公卿士庶家,门上须加春联一副。”并在微服私访时亲自为没贴春联的民家书写春联,此举曾传为佳话。 ...[详细]

马尾儿串豆腐

北京人一年四季喜欢吃豆腐。“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豆腐保平安,”这是老北京人对豆腐的赞语。 [详细]

北京的“小脚老太太”

生活中,我是一个有些粗放的人,有一些想改却怎么也改不了的陋习,比如随地乱扔,但只要来到北京,我那些陋习就会自然而然地收敛,除有一些面对“皇城”的敬畏之外,害怕那一群一群无处不在的 “小脚侦缉队老太太”,也是一个非常重...[详细]

清末旧京税事

旧京是大清国的帝都所在,因此与一般地方不同,当时有隶属于地方府县的和隶属于朝廷的两套税收机构,其分工可谓精细。当时但凡是税务,原则上都隶属于户部掌管。清朝在北京设置了不隶属于直隶总督的独立衙门顺天府,由顺天...[详细]

儿时零食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读小学时,家住西皇城根附近的一条胡同里。胡同口老槐树下,二大爷摆了一个零食摊儿,摊儿上的零食是我儿时美食的主要记忆。 那个零食摊儿,就是两条板凳架张床板。二大爷家紧挨胡同口,床板夜里睡觉,...[详细]

京人饮食嬗变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的饮食习惯。细翻北京《统计志》,便可深谙这个理儿: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北京人的[详细]

老地方 老记忆

 随着崇文门菜市场、北京游乐园等多个北京地标建筑的消失,最近“怀旧”成了很多北京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对于许多老北京来说,曾经的老地方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片断。老地标消失了,新建筑拔地而起,在享受便捷生活...[详细]

北京人的衣着走向

“文化大革命”前,北京居民穿戴的主色调是蓝加黑,男性流行“列宁服”和“中山装”。“文革”期间,不分男女老少,盛行“军绿”、“警蓝”。“远看一大片,近看灰、黑、蓝”,就是那个时代北京人在穿戴上留给人们的记忆。改...[详细]

北京的滋味

在北京,哪怕喝白开水,我也能喝出别的什么滋味。谁叫我的许多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与这座古老的城市联系在一起了呢?谁叫我这个外乡人,呆的久了,都快要被它的风俗与性格给同化了呢? 北京的滋味,其实已远远超越了它的饮食文...[详细]

旧京冬菜

现如今,咱北京的蔬菜市场上,可谓是不分季节,要啥有啥。可回想北京城的历史,这寒冬腊月里,还真曾经历过长时间一冬天一种菜的单调生活。 ...[详细]

寻找那些行将消逝的行当 放大市井生活细节...

京味作家老舍先生的话剧《龙须沟》第一幕幕启中有这样一段描述:“门外陆续有卖青菜的、卖猪血的、卖驴肉的、卖豆腐的、剃头的、买破烂的和‘打鼓儿’的声音,还有买菜还价的争吵声,附近有铁匠作坊的打铁声,织布声,做洋铁盆...[详细]

远去的炊烟

那时日子困苦,人们烧水、做饭都是用自家砌的大锅台。早晨、中午或傍晚,当袅袅炊烟在村子的上空萦绕、飘散,那个破旧的村庄便有了几分生气。 ...[详细]

老北京的团圆饭及守岁

老北京春节最热闹最吉庆的日子就是除夕这一天啦,年三十也叫岁除、年禧,“有钱没钱,回家吃饺子过年”,在这一天外出的人们不管离家多远,都会想方设法赶回家园,要赶回家吃团圆饭,吃饺子,参加那祭神祭祖的隆重典仪。 ...[详细]

老北京腊月二十三祭灶王的民俗

旧京腊月里一次较隆重的祭祀活动就是于腊月二十三祭灶王,“年年有个家家忙,二十三日祭灶王,当中摆上一张桌,两边配上两碟糖。黑土干草一碗水,炉内焚上一股香。当家的过来忙赞祝,赞祝那灶王爷降了吉祥。”这首名为《门神...[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